中央91个部门公开预算被指依旧让公众看不懂

公布时间比前两年早,预算报告格式统一,部门预算表格增加到五张,文字解释说明性内容比去年详尽;在预算的类、款、项、目等公布等级中,有些科目公布到了款或项,政府性基金支出首次编入预算;最受公众关注的 三公 经费没有单独列出,公开仍显粗放,科目公布较为宽泛笼统,其具体的支出结构、去向无从知晓,许多公众的第一反应依旧是 看不懂 ,这是已经进入尾声的中央部门公布2020年预算的基本情况。

截至4月29日,公开预算的中央部门数量为91个。对于已经进行了3年的中央部门预算公开,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蒋洪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评价, 每年都有一些进步,但还有很大改进空间。

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安体富表示,虽然今年各部门公开的预算内容更细了,但这些整体性数据罗列在一起,还是显得粗略,所能说明的内容偏笼统,大家还是看不太懂。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坦承,这几年政府在财政预算完整性、精细化和透明度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是离公众希望的真正能够彻底看清政府的钱从哪里来,每一笔钱都花到哪里去,花的效益怎么样,还有很大的差距。

一些专家提出,预算公开的目的是让公众知晓并监督政府的具体资金去向,也就是说监督政府的钱到底花在了什么地方,现在的预算公开还难以达到这一目的。

经济分类账本何时公开

蒋洪说,今年公开的预算表格与去年的水平相差无几,没有明显的进步,其中最大的问题是本来需要着重展示的支出信息中的经济分类完全没有展现。在他看来,支出的经济分类信息应该成为预算公开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

据了解,目前的预算公开主要是功能分类账本,简单说就是按照钱的功能所做的账本。显然,按购买的商品或服务来分类的经济分类账本要比功能分类账本更详细。

在部门和单位预算中,支出的功能分类会趋于简单化,支出的经济分类的公开就更显重要。例如,对于教育部门来说,按功能分类主要就是教育,人们只知道这笔钱用在教育上,但具体怎么用却不得而知。如果再从经济分类来看,人们就可以知道这笔钱中有多少用于教师、员工的工资奖金,多少用在教学业务上,多少用于教学设备,多少用在教学楼或有关建筑上,这样,对这笔支出的内容就有了更多的认识。

功能分类主要是按照政府活动的目的划分,例如教育、医疗卫生、公共安全等。经济分类是根据支出的实际用途划分,人员工资、奖金、差旅、接待、会务、汽车购置等行为都在支出经济分类中。 蒋洪说。

(责任编辑:电子游戏)

本文地址:/youxigonglue/20200709/9036.html

上一篇:女大学生被堵在车站打电话哭诉:妈妈我挤不上车

下一篇:福建省第九次党代会昨在福州胜利闭幕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