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建交40年 清华教授:中美进新冷战可能性很小

中美建交40年,阎学通:中美进入 新冷战 的可能性很小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文科资深教授阎学通摄影/本刊记者 董洁旭

本刊记者/徐方清

2020年和2020年的国际局势会有何区别?对于这一问题,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直言: 可能就是‘很乱’和‘更乱’的区别。

岁末,阎学通在清华大学明斋的会客室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专访。对2020年国际局势可能出现的变化,阎学通进一步称,从全球层面看,世界经济出现危机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中美双边战略竞争也将更加激烈。

虽然经济的下行态势有产生新一轮全球经济危机的危险,但阎学通指出, 中美竞争加剧与世界经济下行并没有必然的关联,很可能两者只是碰巧发生在同一时期。

特朗普是一类,美国的其他总统是另一类

中国新闻周刊:最近这十多年来,每年在盘点全球局势的时候,都常出现 大变局 这样的提法,这是因为世界秩序的重组、交替到了一个关键节点吗?

阎学通:从文学角度讲,李鸿章的 数千年未有之变局 或 三千余年一大变局也 的说法成功地创造了一个固定词语,有点类似于创造了一个新成语。这一表达有力且让人印象深刻,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很多人用这个词语描述较大的国际政治变化。

从国际关系研究的角度讲,这个词语表达的意思是不准确的。在人类三千年或在中国的三千年历史中,有很多政治变化都大于李鸿章所处的19世纪下半叶。

如今来看,我们目前面临的世界政治变化可能大于前几年,但明显还达不到 一战 或 二战 时期的程度。是否能达到冷战结束时期的国际政治变化程度,也都还是个问题。判断国际政治变化的大小需要有明确的参照事件。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人们有一个比较普遍的感觉,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了,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大家形成了这样的印象?

阎学通:大家之所以感觉这两年国际秩序变化快,我觉得主要是有两个因素:首要因素是占据着主导地位的西方世界在思想观念上发生了重大改变,自由主义思想的主流地位在衰弱。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英国公投脱欧以后,美国的反建制主义思潮、欧洲右翼势力都在上升,最近的一个比较受关注的典型事件就是法国的 黄马甲运动 。

西方国家开始不按自由主义的价值规范来行事,特别是美国自己带头不执行,比如放弃多边主义,推崇单边主义。其实像非洲、拉美等所谓的边缘社会也出现了很多变化,只是没有受到太多关注而已。

第二个因素是中美之间的摩擦和冲突变得更加激烈,但这是第二位的,不是首要的。中美战略冲突加剧并不是这两年才发生的,而是好多年了。

(责任编辑:电子游戏)

本文地址:/youxigonglue/20200623/7504.html

上一篇:张才雄和韩索华拟任为北电子游戏京市纪委副书记

下一篇:中国海军亚丁湾护航十周年:盘点护航六大 之最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