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头条,200颗子弹送给你

作者:Lawyer徐凯

趣头条在纳斯达克上市了,首日股价大涨128%,收盘价15.97美元,收盘市值45.88亿美元。按照招股说明书的宣传,2020年8月,趣头条的DAUs及平均每时使用时长分别达到2110万和55.4分钟,国内排名第二,仅次于今日头条。

上市前几天,一位媒体老师在群里问,侵权大户要上市,大家怎么看?我说,我选他们上市这天去起诉他们。

我们起诉的是,他们冒用新闻机构名义开设账户, 搬运 了数百篇新闻作品。这些侵权行为,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资金去固定了证据。

恰好,北京互联网法院在9月9日挂牌收案了。我在北京互联网法院的初体验,送给了趣头条。

但这不是我第一次代理客户起诉他们。早在6月初,我已经在朝阳法院立了10起起诉他们的案件。

接下来一周,我要在北京互联网法院起诉他们至少2020年都没涨过了。但房价涨了多少呀?

传统媒体之所以无法给记者们涨工资,是因为他们的营收这些年来只退不进。传统的广告模式被新媒体取代,这几年营收更是断崖式滑落。在这种情况下,传统媒体看起来只有一条出路:彻底向新媒体转型,削减生产成本,提高新媒体广告包括软文的收入。

但仍然有一部分媒体机构和媒体人不愿意走这条路。他们珍惜传统的手艺:实地采访、交叉信源、重重编辑审校、长周期跟访,而这种新闻产品的生产成本,怎么跟新媒体的轻成本模式相竞争?他们也不愿意做软文,珍惜编辑部和经营部之间的防火墙。有一部分有理想的新媒体机构,也采用相同的方式生产作品。

他们看起来跟傻子似的。反正我觉得挺傻的。

他们只能在衰败之中,以理想自励。

但缺乏经济激励的理想,只是个乌托邦罢了。房租涨涨价,就叫他们断粮!

从传统媒体辞职以后,我才有了真正的 可支配收入 。

同时我一直在想,传统方式生产出来的深度新闻作品到底有无商业价值;商业价值应当如何实现。

在我所知的这个中国社会里,能告知人们真相的新闻作品是稀缺品;如果一家新闻机构,其生产的新闻作品因其机构品牌即具有公信力,那么这家新闻机构的品牌应当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

但事实却恰恰相反。虚假资讯泛滥的平台坐拥数十亿乃至数百亿美金的估值;而最好的新闻内容生产者的估值也不过前者的百分之一。

我想这和新闻作品的公共产品属性有关。免费传播的新闻作品具有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同时,因其产品内容本身即涉公共利益,更加强了公共产品的属性。我们知道,纯粹的公共产品基本都是政府提供的,政府以强制的税收政策,才能保证公共产品的供应。因此,国字头的媒体机构,我相信他们仍然可以按照既定方式生存。但市场化的传统媒体机构,他们的机会在哪里?

(责任编辑:电子游戏)

本文地址:/wenwanzaxiang/20200628/8049.html

上一篇:2020年电子游戏前可找到外星人存在的证据:假如它们真的存在

下一篇:电商法明年起实施:带礼物被认定经营活动也要缴税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