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觉美国梦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点击手指上方的蓝色字体,再点击即可!

我在美国住了十五年,所有的感慨可以浓缩为这句诗——十年一觉美国梦。

这十五年,让我的观念都重新洗牌了。

后来有人说我的作品里的是非观很成问题,我承认现在的我是一个是非很模糊的人,这大概跟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读文学写作master的经历有关。

我先举两个例子。

我刚去美国的时候在餐馆打工,碰到一个黑女人,芝加哥的黑女人总是气很大,一天到晚不知道她们为什么那么angry,一进来就骂中国人都是F打头的字,回到班上又累又气,就跟同学抱怨今天碰到一个黑人give me a hard time。

我的一个犹太的同学说,你为什么一说起来就讲到黑人呢?你可以说他是个男的,或者是女的,或者说年轻的、年老的,你却首先提出来她是个黑人,你的潜意识里就是对黑人瞧不起的。

我说绝对没有,你们白人和黑人的种种血债我们都不参与的,我们是中国人啊,过去你们倒卖黑奴什么的跟我们都没关系的,我为什么要歧视黑奴呢?他们就说,其实你们亚洲人对黑人的看法比白人对黑人的看法还要糟糕。

后来我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

还有一次我和同学聊天,说到中国人在美国肯定不会去做乞丐,因为他们很要面子很在乎尊严。

我的同学就跟我争了起来,他们说乞丐和尊严是两个完全不搭界的东西,乞丐是他们的职业,他乞讨得好说明他能干。

传统的东西开始被质疑,千百年来从古到今定下来的一些规则、人的一些面目和地位,在我的这些同学和知识分子朋友当中被颠覆了。

这些对我来说是从新的角度看生活。

我很喜欢美国的知识分子,他们是叛逆的,是一个对什么东西都不容易不假思索地去接受的群体。

美国知识分子几乎全部都左倾,如果你代表保守势力,人们会觉得你不配做知识分子。

中国知识分子的使命感很强,是代表社会良知的右倾派,而美国知识分子更注重个人,他们不把国家、民族使命放在第一位,他们在乎的是怎样对个人的关怀。

(责任编辑:电子游戏)

本文地址:/nanhaijushi/20200522/4620.html

上一篇:飞行员翘班怎么办?英一乘客 救急 坐上驾驶

下一篇:香港24小时丨香港金蟾捕鱼8月18日发生了什么?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