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器官捐献乍暖还寒已有8万人登记与美国1.

原标题:中国器官捐献乍暖还寒

等待,发生在中国每一家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里。

焦灼的等待、残酷的等待、绝望的等待,32岁的张子敬清楚那种滋味。她女儿出生不久被诊断出胆道闭锁,死亡率几乎百分之百,肝移植是唯一出路。幸运的是她等到了肝源。

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这位年轻母亲见识了各种生死关头的等待。有人在等待中死去,有人好不容易等来了肝源,但身体已经不行了。往往昨天看起来还好好的一个人,今天已在接受抢救,或其家属已在收拾遗物。

每天深夜守在女儿病床边的张子敬,都会听到一阵阵嘶喊,让我死吧,别管我!声音来自一个肝昏迷的男人,由于是不容易配型的O型血,同时瘦到只能用十几岁小孩的肝源,他等待了一年。

女儿出院后第二天,张子敬听说,那个男人死了,终于没有等到。

中国的器官移植存在巨大供需缺口,缺器官,缺医生,也缺医院。

原卫生部副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者实际人数为两万多人,而全国只有几百位器官移植医生,能够开展的手术在1万例左右。具有器官移植手术资质的医院只有169家,其中肝移植70多家,肾移植90多家,心脏移植的20家,肺移植的还不到20家。

我们呼吁最少增加到300家。黄洁夫说。

缺口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肝胆外科医生李照也熟悉那种等待。他连用了几个太多了,形容自己见过的在等待中去世的病人。

2013年,北大人民医院开始停用死囚器官——用黄洁夫的话来说,我国器官移植很长一段时间依赖从死刑犯身上摘除的器官——在李照的印象中,那一年肝源变得更加紧缺,医院仅做了数十例肝移植手术,而此前最多一年做了100多例。

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权后,死囚器官源开始减少。中国肝移植注册系统公布的数据显示:肝移植数量在2005年、2006年达到顶峰,分别为2970例和2781例,2007年减少了约三分之一,降至1822例。

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器官移植的供体,公民逝世之后自愿器官捐献成为器官移植的唯一来源。当黄洁夫首次向医学界同行宣布这个消息时,许多人并不理解。不少医生认为中国器官移植的冬天到了。

然而,黄洁夫却坚信,是春天到了。他在不同场合强调,使用死囚器官是饮鸩止渴。

他说,很多国家都经历过使用死囚器官的过程,但那些国家较早建立了公民器官捐献体系,而我国长期缺乏。必须要构建一个阳光透明的公民器官捐献系统,来取代灰色的死囚器官获取。

有人主张不妨废物利用,但黄洁夫认为,死囚器官渠道的存在,会极大地抑制公民捐献的意愿。

2015年禁用死囚器官当年,中国公民逝世后捐献器官2776例,完成10057例器官移植手术,刷新了历史纪录。2016年器官捐献和移植的数量又增长了50%。

(责任编辑:电子游戏)

本文地址:/donghaijushi/20200527/4903.html

上一篇:小伙找个16岁女友遭女方父母反对小伙爬窗闹自

下一篇:医院垫款3万救年轻生命少年1年后跋涉千里贷款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