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束对行为防范恶意质押 让 股权补偿业绩 落在实处

  不仅要在规则上强化 业绩补偿 的落实力度,还要对并购重组中的 对 玩法加以约束限制,更要对 诺而不承 的失信行为加大惩罚力度。

  近日,证监会发布《关于业绩承诺方质押对价股份的相关问题与解答》,规定业绩承诺方应保证对价股份优先用于履行业绩补偿承诺,不得通过质押股份等方式逃废补偿义务。毋庸置疑,这一规定可以强化业绩补偿的落实力度。

  上市公司通过发行股份溢价收购标的资产时,经常会与交易对手方签订对协议,对手方通常会承诺,若完不成承诺业绩,就要履行业绩补偿义务;一部分业绩补偿是 以1元回购应补偿股份 。但在实际操作中, 回购股份补偿业绩 的做法却往往会 卡壳 。例如,2020年12月7日秋林集团发布公告称,由于标的资产业绩未达承诺,秋林集团应以1元的价格将嘉颐实业所持上市公司股份609.5067万股予以回购注销。但其所持股份已全被质押、司法冻结,无法办理回购注销手续。

  这就面临一个问题:当交易对手方既需承担对上市公司的业绩补偿责任,又要承担对股票质押中资金融出方的本金利息责任时,哪种责任应该优先承担?法院在此前的个别案例判决中认为,上市公司享有要求交易对手交付所持股份并予以回购的权利,但该权利只是一种债权请求权,而券商等资金融出方在股票质押中获得的是质权,债权不能对抗质权,质权具有优先效力。

  为防止股东通过股权质押逃废 业绩承诺 义务,后来多家上市公司在并购重组方案中设置了约束条款,规定业绩承诺方 需经上市公司同意后,方可质押对价股份 。此次证监会出台《问题与解答》,明确规定,业绩承诺方需承诺 保证对价股份优先用于履行业绩补偿承诺,不通过质押股份等方式逃废补偿义务 ,有利于引导各市场主体履行各自的责任。

  然而,证监会的上述规定只是部门规章或规则,并不具备法律层级的效力,难以禁止交易对手方 通过质押股份等方式逃废补偿义务 的发生。如果一些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的交易对手方在取得上市公司的股票后,蓄意逃避业绩补偿义务,上述规定很难形成实质性约束。

  因此,上市公司能否将 回购股份补偿业绩 的承诺落到实处,关键在于业绩承诺方是否配合。质权人可以直接支配质物,无须出权人配合,因此质权比业绩补偿请求权更容易得到保障。笔者认为,管理层应明确规定,在业绩承诺补偿期,交易对手获得的对价股份不具有完全处分的权利,不能用于质押业务,除非是补偿期已结束且相关补偿已到位。

(责任编辑:电子游戏)

本文地址:/AIyanjiuyuan/20200526/4838.html

上一篇:骗子也 复工 ,谨防新电子游戏形式诈骗伸出的黑手!

下一篇:郑州多家农贸金蟾捕鱼市场关闭活禽交易区积极预防禽流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